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委员风采

在舞台上演绎“戏与人生”

2018/9/20 9:08:44 人评论 字体大小:

    王冰茹,市政协委员、国家一级导演。她导演的大型原创话剧《民生巷 11 号》和扬剧《花旦当家》先后荣获江苏文华大奖和文华导演奖、国家艺术基金项目、江苏省精品工程剧目,其中话剧《民生巷11号》多次出访欧洲;话剧《她们》获山东国际小剧场戏剧节一等奖,最佳导演奖;大型传记体话剧《吴健雄》入选全国大学生戏剧节决赛;话剧《402房间》获得江苏省首届大学生戏剧节剧目奖、优秀导演奖、优秀编剧奖、优秀演员奖等多项大奖。她还导演了百老汇经典剧目《格林米德欧斯镇的谋杀案》、百老汇经典话剧《迷局》、多媒体音乐剧《传奇心声》、歌舞剧《沧海盐田》、儿童剧《让心中充满爱》、话剧《爱在烦恼时》《拾景记》《回家》2013版《龙凤呈祥》《402房间》《走火入魔》《2005人民公敌事件》等。


  听说您之前是舞蹈演员,你是怎么走上导演之路的?

  王冰茹:哈哈哈,很多年前,那时候我还是个舞蹈演员。我在参演南京市话剧团长郝钢导演的一部话剧时,突然有一天,他跟我说:“冰茹啊,我觉得你有做导演的潜质。”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不可能不可能,我都不知道怎么做导演。”当时,他坚持自己的看法,开始尝试教我一些跟导演有关的知识和做法,并建议我去考专业院校。郝钢导演对我来说,是导演之路的“启蒙人”。自从他给我新方向后,我便处处留心学习导演的相关内容,又在上海学习两年影视导演,接着在东方台呆了一年,上海台呆了一年做过专题片,拍过记录片。到2005年,省文化厅与南京大学联合开设为期2年的编导班,时任市文化局副局长的蒋宁,推荐我去学习。我觉得我从那时起才真正开始了导演之路。

  导演之路并不平坦,要有好的作品,还要有一群好的演员,甚至还需要“沉寂”很长时间。一路走来,您有没有动摇过?

  王冰茹:从院校学成回到镇江艺术剧院时,由于镇江没有话剧团体,且老资格导演都面临吃不饱的状况,我更是几乎无戏可导。期间,我也受到过冷遇,有人说“你就是一个舞蹈演员,怎么可能做导演?”说实话,在通往导演的路上我沉寂了很长时间,虽然现在谈起来时,可以一笑而过,但是当时自己的内心是纠结和痛苦的。不过再辛苦,对于心里的梦想还是选择坚持,不放弃。

  当然这个过程还是很磨人的。即使是现在,也经常有人跟我说“冰茹,你太辛苦啦!”我也知道,一个导演,要做的工作真是事无巨细:大到主旨的挖掘,小到群众演员的确定,甚至今天盒饭的标准,有时候都要导演管。通俗点讲,就是事事要操心。但是,当舞台上灯光亮了,舞台的梦幻一点点呈现时,我和观众在剧场一定会有能量的交换——我能“接收”到他们观后的感受,他们也能感受到我要传递的东西。这一刻,一切都OK了,所有的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
  现在影视作品盛行,不仅观众喜爱,而且会很快名利双收。听说当初您学的就是影视导演,怎么走上了舞台剧这条“窄”路?

  王冰茹:缘于热爱。影视作品通过摄像机拍摄、镜头组合的形式,最终将剪辑后的作品在荧屏上呈现给观众。影视作品是录制的,是镜头的艺术、剪辑的艺术。而舞台剧是不同的,舞台强调现场感,可以说每一次舞台呈现都是“唯一的”——需要灯光、服装,舞美、音响、道具等各部门的通力配合下的舞台行为,演员通过舞台语言、动作、情感等方式,与角色融为一体,现场流畅地向台下观众传递你想表达的内容和情感。


  所以看舞台剧会很过瘾,往往是观众全身心投入到剧情中,与演员、与舞台进行灵魂之约。相对影视艺术而言,这是不是舞台剧最大的魅力?

  王冰茹:当然是的。作为舞台剧的导演,每场演出我肯定都在现场,我能第一时间切身感受到观众的情感回馈。这部剧所想表达的情感或传递的思想,是否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?他们是否喜欢该剧?观众喜欢这个剧的哪个环节?等等,我在现场可以切身地感受到、接收到观众所形成的“气场”。记得话剧《民生巷11号》有幸进京参加首届原创话剧展在国家话剧院演出,整个演出过程中我都站在能够聚焦观众席的摄像机旁,认真观察和感受观众的观剧反应。当我看到观众的看剧神情是身子前倾、目光是直视的,我就会特别兴奋,超级开心,因为剧情的演变吸引了他们;当我看到观众一旦东张西望或者放松地斜靠在座位上时,我会用心记下,因为这段剧情可能不够“抓人”,或者观众看剧太累需要进行情绪和身体的调整,在下场演出时我会做出适当的设计调整。

  作为国家一级导演,您有没有自己总结过,或者别人又没有给提出过您的导演风格?

  王冰茹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,导演自然也有各自的风格。我是比较注重生活气息的,我会把生活提炼融入到剧情中,当然也包括女人细腻的情感和对品质的追求。在选择剧本内容时,我也会契合社会的热点,突出生活的本质,反映人性的真善丑美;当然在表现形式上,我也会注入一些风格化的样式。希望观众在戏里能找到生活中的自己,从而引起观众的共鸣、共情。

  人们常说,一出好戏,就是靠导演导、演员演。在导演的过程中,您是怎样让演员“入戏”的?

  王冰茹:只有演员“入戏”了,我才能“轻松”啊!我非常注重与演员的说戏。一旦演员理解了剧本、领会了导演的意图,在人物上他们经常能给导演带来惊喜,这时候我是支持他们的,因为在对角色的开掘上,我希望他们越深入越好,人物也更有张力。他们经常说,“导演,这个想法太好啦,我会按照这个方向去找。”“导演,您看看我这样演行不行?”“如果不行,我该怎么调整比较好呀?”……直到现在,很多参演过我的戏的演员,都与我成了好朋友。因为一部戏的诞生也让我和他们更熟悉更相通。这也是戏剧带来的幸运。

  相对于其他艺术表演形式,舞台剧应该属于小众艺术,属于少数人的、比较高端的艺术追求。您是如何把观众吸引进剧场的?

  王冰茹:舞台剧相对于影视作品,是“孤本”,是“唯一”的艺术形式,这算是吸引观众走进剧场的一个因素。选择一个好剧本,把剧本理解透,把演员的主观能动性调动起来,让他们的“真演”来获得观众的真实情感,这是我作为导演需要重点考虑的因素。因此,我在解读剧本时,会挖掘得比较深,然后确立样式感把剧本“树”起来,把演员活生生地“立”在舞台上,带着观众融入剧情,让他们能在舞台上的演员中找到自己。比如,2007年当我拿到反映“大学生毕业即失业”的社会热点剧本——《402房间》时连夜看完,拿出二度创作的构想与编剧沟通。原来本子的开头是几句网络诗歌散落在演员的台词之中,经编剧同意后,我改成了一首长诗搭配舞蹈的出场方式,并在舞蹈动作中融入大量的话剧元素,体现出戏剧性。观众,尤其是年轻观众,当他们观剧时看到“自己”,记得好多人热泪长流。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也是一次有益的尝试。

  再比如,《民生巷 11 号》是一部现实主义戏剧,“生活化”是我对这出戏的舞台要求。我要更细腻、更清晰、更全面地表达剧本所包含的内容。除了演员,我还对灯光、服装、道具、音效、化妆等部门提出比较高的要求,要大家共同呈现这个戏的体裁、风格以及舞台演出的样式,让观众真正感知到这个戏独特的魅力之所在。而《沧海盐田》则以金山漕泾镇的盐业发展历史为背景,通过音乐、舞蹈、民歌等艺术表现手段,讲述了一代代制盐人为保护和弘扬上海历史文化遗产,让子孙后代能触摸到自己“根”的故事……


  身为市政协委员,您对镇江小众艺术、包括舞台剧的发展,有什么建议和期盼?

  王冰茹:当然是希望有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啦!2007年以来,我每次都力所能及地为镇江小众艺术的发展鼓与呼。在市政协八届一次全会小组会议上,我就建议,市有关部门要从政策层面多多支持本地剧种的发展,不能让这些剧目在年轻人那里断了传承的线。我还建议要多排一些高质量的歌舞剧、音乐剧、小剧场戏剧,其实小众艺术并不小众,只要是一出好戏,还是有观众、有市场的。


  您能具体说说吗?

  王冰茹:首先,要支持原创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再好的导演也需要一部好剧本,至少要有一部好小说作为改编的蓝本吧。所以,要把培养优秀编剧作为前提性工作来做。由于写剧本尤其是戏剧剧本的规范多、要求高、实际收入少,有不少科班出身的编剧转行去写思维较为宽泛的小说了。我希望能够给予编剧更多支持和资助,让他们安心写出好剧本,让“出走”的编剧再回来,鼓励他们创作具有镇江元素的、适合巡演的原创剧本。

  其次,要有一群专业团队。你别看一出戏只有2个小时左右,但需要的演员、舞台部门却是很全面的。我希望能从专业院校多招一些年轻演员、编剧甚至是导演,还要多招一些舞美、音响、灯光等方面的技术人才。现在的舞台剧需要职业团队来完成的。

  第三,艺术是需要资金投入的。尤其在初创、初排、初演阶段,特别需要政府的支持、社会资本的投入,否则很难持续下去。一出精心排出来的戏,如果有了政府的支持和资本的投入,就可以保证演职人员的薪酬,就可以良性发展、保证下一出戏。我的建议是,目前先通过政府投入来逐步提升观众对小众艺术的热爱度,既要从外地引进优秀的剧目和演出团队,也要拨付一部分资金支持本地团队创作。毕竟,镇江的文化艺术的生产,还是交给镇江文化人最好。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,观众更加愿意走进剧场了,就可以从繁荣文化产业的角度,通过文化产业引导资金、文化产业扶持资金,来引入社会资本。社会资本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,只要有钱可赚,他们自然会主动找上门的。

  我还想补充的是,社会上对建设镇江大剧院的呼声由来已久。我也听说大剧院的规划定了改、改了定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建起来,我希望政府该行动起来了。


  作为镇江本地的知名导演,你什么时候能导出一部具有镇江元素的戏?


  王冰茹: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,也是我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想。我特别想导一部有关镇江山、镇江水、镇江景、镇江人的舞台剧,但愿我有这样的机会去实现。(张晨霞)



相关资讯

    暂无相关的数据...

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